艳*的荒唐赌约-同人续写(117)

后她就什么也看不到了,你瞧她的耳孔里面还有隐藏式耳机,这样她就听不见外面的声音,只能听到我手上这个对讲机的声音。」

    「这…这不会出事吧?」骆鹏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,要是伤到了*姐,小宇这不得跟自己拼命呀?

    「放心,我定时给她补充shui份,并且让她吃充满营养的*质食物。」K拍了拍骆鹏肩膀:「不会有事的,明早你再来看,就不一样了。」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本来应该已经睡着的骆鹏,却一点睡意也没有,拿起手机看了看,晚上11点半了,距离上次去K的密室探往*姐,又过去了5到6个小时,他担忧、兴奋、又带着一点紧张,拿着手机摆弄了半天才放下;随后扭过*去,从窗户望向明亮的圆月,那个方向是K的小屋,他几次想转身,最终还是*了**,没有说话,而是躺回床上。

    相同时间,相同的月*,还有一个人也没睡,那就是刘宇,他回家睡到第二天中午,起床后仍不见**回来,于是打电话给骆鹏,这时候的大鹏还在呼呼大睡,电话当然没人接听,而**的电话chu于关机中,这让他心急如焚,他熬到了深晚看着手机上拨打的电话ji录,默默无声。

    晚上11点半,K再次bai灯,并唤醒刚沉睡三十分钟的玉诗,一样是给她吃少量*质的食物;喝电解质饮料,然后用牛*灌肠,清洗*肠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这次K竟然没有将玉诗给绑起来,就连*罩、隐形*镜、耳机也都解除了,甚至还刻意放任她躺在地上休息。

    玉诗*神发直,盯着K留下的假阳*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*道深chu被按摩刺球摩擦的搔痒感,让她chu于接近gao*,却又无法gao*的状态,持续发热的*体及混杂着荷尔蒙的汗shui,与她心灵中失败的苦涩混杂在一块,形成了一种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她抬*望了一*从窗外透进来的刺目bai光,就又低首瞅着,那根阳*久久不放,从*户传来的**酥痒,群蚁噬咬*攀爬的感受,让她十*捏合起来,在地上紧扣,两条长*绷直*夹;玉诗两手握住了饱满鼓胀的巨*,慢条斯理的揉捏着,这是她唯一能zuo的抵抗了。

    躲在墙后**观察的K笑了,这就是他要的效果,让玉诗自己主动的去迎接gao*,而不是被强迫。

    玉诗勉强侧身,两只大*迭在一块,夹住搔痒的小*,她的心灵没有崩溃,尽管已经离崩溃很近了,但是她仍然用一*理智在抵抗,毕竟她的心灵还有一根支柱,那就是儿子刘宇。

    K*笑着上前,一脚踢在玉诗小**侧,两条bai皙的大*反**地分开,角度大到呈M字形,K的黑亮皮鞋,*在了玉诗完全bao*出来的无毛**上,来回摩擦几下,就不管不顾的离去。

    「唔……」,随着玉诗一声略带苦闷的**,双*发红的玉诗,还是忍不住拿起地上的假阳*,将那异常硕大的**整个没入了那窄小的花径,在*入的那一刻,柔腰如蛙跳般抬起,原本玉诗那带着*花般褶皱的*门,也*了出来。

    玉诗紧咬着红润的下*,*动着一对硕大饱满的半球形**,扭动着shui蛇般妖娆的腰肢,晃动着挺翘浑圆的*瓣,握着假阳*不停的掏弄,

    每一次的捅入,玉诗都能感到*道里的硅胶bang子,*到了深chu,同时伴随一阵突然的刺痛出现在*道中,一股细微的电*如同针尖一样刺激着柔**滑的*道壁,子*也传来一阵阵无法承受的瘙痒,让玉诗下意识的放松**,而这时bang子立刻再次下坠,玉诗连忙再次夹紧连忙拼命夹紧*道的**,然而刚刚用力一夹。

    「啪,啪,啪」,*shui不断的从*口涌出,「唔……,啊……,不,不要,受,受不了了,呜呜呜……」,玉诗在*道在断断续续的刺激下,反复收缩与放松,直到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维,大声的哭叫出来。

    玉诗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痛苦还是快乐,她不断的往下体*入硅胶bang子,每当*入的前一刻,刺痛感就压住了搔痒,但拔出后群蚁噬咬的痒感又往上升一级,*得她必须不断抽*,并且速度与力度也越来越猛烈。

    她的小腹不断努力抬起又垂下,带动着*桃般的大*,激烈的**不停,两粒娇艳挺翘的**划过两条**的轨迹,在雪bai的身躯映衬下显得无比的鲜*诱人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,不不行了,我要*了,嗯…啊啊啊…,唔……」,

    那一瞬间,玉诗两*发bai,胯间阵阵痉挛,身体微微后仰,艰难的把那根乌黑发亮的小bang拔出了自己的*道,**的*道口立刻像加压的喷泉一样,「哗」的一声喷涌出了一大股浑浊的液体,喷出了好远,喷出的味道让人怀疑那到底是*shui还是*shui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「妳知道,自己在这里被*教多久了吗?」

    经历了八小时*求不满的折磨,再加上熬夜没睡好,玉诗已经神情恍惚了,但是仅有的清明理智告诉她,不能放弃,所以她仍坚持着。

    她*了**,「主人,饶了**吧,**会听话的。」

    K先是甩了她一*掌,才说:「主人问妳,知道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多久?别的废话不许多讲!」

    玉诗被打醒,「**错了,回主人,**不知道。」

    「那妳猜猜有多久?」

    「回主人,**猜有两天吧?」

【1】【2】【3】【4】【5】【6】
发邮件获取无错阅读地址:diyibanzhu@gmail.com 发送任意邮件即可!
【感谢您多年来的支持】
【一起走过的*夏秋冬】
【一路陪伴…感谢有你】